您现在的位置是:股涨柜存在诈骗吗 > 有谁用过股涨柜 > 在河边不要数涟漪,否则不干净的东西会出现…

在河边不要数涟漪,否则不干净的东西会出现…

时间:2019-05-07 18:10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148

  

  替代鬼

  文/芥末

  这是平行镇系列的第二篇,第一篇:镜子的另一面

  1

  咚!

  石头落进水中泛起涟漪。一圈,两圈,三圈……到第五圈时,波纹就会减淡,一般人开始数不清。

  六圈,七圈,八圈……仔细数到第十三圈时,如果仍有人数的清的话,那就仔细看看湖面,湖面的倒影中会出现另一个世界的人。

  “铁蛋!这么大晚上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!”

  赵铁蛋默不出声地蹲在河边,数着那一层层化开的涟漪,还是没出现,难道他今天又数错了?

  “铁蛋,快点!回家去!”

  赵丹丹掰起赵铁蛋的手,将铁蛋撵回家,赵铁蛋回头望着宁静的河面。

  今天,还是什么都没有呢。

  2

  宋小宝是赵铁蛋唯一的朋友,他们是在涀河认识的。某一天,宋小宝从河面失踪再也没有出现。

  在认识宋小宝很久之后,赵铁蛋才明白为什么没人愿意跟他交朋友,他会看见不干净的东西。原本没人的座位上突然出现一个人,厕所包间门为什么一直关着,弄错伙伴们的人数。甚至上学路上会有陌生的小孩过来问候他还害他迟到,好在那个好心的门卫总是会等他进校才关校门。

  每当赵铁蛋讲到这些事情时小伙伴的眼神总是怪怪的。不知不觉,赵铁蛋就变成了一个人,再也不去跟人讲这些事情吓唬人。

  其他孩子一起玩耍,他一个人跑到涀河边无聊地扔石头,他不能回家告诉爸爸妈妈没人跟他玩,这样会显得他很可怜。石头落进河面,他数着那一层层荡开的涟漪,数到第13层时,他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。

  于是他又扔了一颗,又是在第13层的时候,河面的倒影里出现了一个后脑勺。

  “嘿。”赵铁蛋试探道。那个女孩似乎没听见,赵铁蛋又喊了声:“你好!”

  “谁呀?”女孩回过头。

  “是我,我叫赵铁蛋。我没见过你,你叫什么?”

  “嘘——”女孩撅起嘴竖起手指,“别出声,我在跟人捉迷藏呢。”

  “捉迷藏啊,我知道有个地方肯定没人找到,你想知道吗?”

  “哪里?”

  “你跟我做朋友我就告诉你。”

  “那算了,我自己找地方躲。”

  “别别,我带你去我带你去,沿着涀河走到那座桥下面,我的秘密基地就在草堆里面。”

  女孩踮起脚尖张望。

  “跟我走吧。”赵铁蛋抬起脚,女孩也跟着抬起脚,就跟倒影一样,女孩随着赵铁蛋来到桥底下。那里用纸箱歪歪扭扭地搭着一个秘密基地。

  “这是你一个人搭的吗?”

  “对啊,没人陪我,我就自己造了个基地,里面藏了我的好多宝贝呢!”

  女孩钻进秘密基地,里面摆着几个怪兽玩具和几辆有点生锈的铁皮小车。

  “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。”

  “看你帮我躲起来的份上,就告诉你吧,我叫宋小宝。”

  宋小宝躲在基地,没人来找她。赵铁蛋就和宋小宝侃了起来,说到兴头时,他讲起了那些别人看不见的人。因为怕吓到宋小宝,他立刻捂住了嘴。宋小宝却亮着双眼催着他继续讲。

  赵铁蛋问:“你不害怕吗?”

  “不怕呀,你说的要比别人讲的有趣多了。我那些朋友啊,都是被人安排好的,我跟他们玩得无聊死了。”

  原来宋小宝爸爸开了一家大厂,好多人都在他爸爸厂里工作,那些人就让自己的孩子去拍宋小宝马屁,宋小宝一点也不喜欢他们看自己的眼神。

  话说到一半,宋小宝猛地回过头。

  “怎么了?”赵铁蛋问。

  “我刚才觉得有人在我后面。”

  “不会是有人发现这里了吧?”

  “不是不是,我这几天就感觉一直有人跟着我。但回头看又什么人也看不到。”

  赵铁蛋一拍手:“啊!如果有人跟着你,你就躲到这里来,我保证没人会找到你。”

  果然,到最后也没人捉到宋小宝,孩子们都散了,他们都把宋小宝忘了。

  宋小宝抱怨:“看吧,没人真的想跟我玩。哼,反正我也不是很想和他们玩。我家保姆还在附近等我呢,我要先回家了。”

  3

  赵铁蛋和宋小宝每天都约涀河见面,原来他们在同一个学校念书。宋小宝对赵铁蛋说,那个人好像还在跟着她,跟大人讲都不相信,她有点害怕。赵铁蛋就说:“不要怕,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,躲在我的秘密基地,谁也抓不到你。”

  宋小宝和赵铁蛋在一起的时间总是特别少,宋小宝离开后,姐姐会在远处呼唤赵铁蛋。只要被姐姐发现自己躲在涀河边,赵铁蛋就会被拎着耳朵揪回去,可是每天他还是溜到河边等宋小宝。

  唯一一次没去是因为放学后下起了磅礴大雨,妈妈亲自来学校接赵铁蛋回家。经过涀河时,赵铁蛋望着涀河河面,雨珠一颗颗落入水中泛起涟漪,赵铁蛋一层层数着,数到第13层时,他仿佛听到了河面传出声音。

  救命……铁蛋……救我呀……你在哪儿?

  赵铁蛋心里涌出一阵不好的预感,他挣脱妈妈的手想跑到秘密基地,却被妈妈骂了句“混小子!”将他逮了回去。

  自那之后,宋小宝就再也没在涀河河面出现过。那句救命让赵铁蛋心怀芥蒂。

  有天趁姐姐没盯紧,赵铁蛋又偷偷溜到涀河边上,数着河面的涟漪。数到第13层时,河面出现了一个背影,赵铁蛋立刻喊道:“宋小宝!”

  那背影转过来,是个比他们还要年长的少年。

  少年先是露出惊愕的表情,随后问:“你是谁?为什么认识宋小宝?”

  “我是她的好朋友,我们每天都在河边玩!”赵铁蛋说,“但是……但是……她前几天不见了!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,我也在找宋小宝。”

  “她怎么了?”

  “她失踪了?或者说,”少年犹豫了一会儿,“被绑架了。”

  一定是那天,下大雨的那天,宋小宝躲在了他的秘密基地所以才会被抓的。她向赵铁蛋求救,自己却没能救他。赵铁蛋快哭出来了。

  少年连忙安慰道:“别难过别难过,那天并没有下大雨,不过她每天都会来河边。我是她哥哥,能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吗?”

  姐姐又在远处呼唤赵铁蛋了,他们约定晚上九点再来碰面。赵铁蛋假装睡着了,然后从房间里翻窗爬下二楼。

  他到河边扔下石头,少年已经在河里等他了。少年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,赵铁蛋就叫他“倒影哥哥”。

  赵铁蛋离开那会儿,倒影哥哥去了秘密基地,纸箱子已经被踢烂了,还留着被人撕破的痕迹。证明宋小宝是在那天躲进了纸箱然后被坏人抓走了。

  倒影哥哥对赵铁蛋讲:“铁蛋,你知道吗,这条河隔离着你们和我们的世界。在两个世界里,时间可能会有所不同,你能告诉我现在是几月几号吗?”

  对照后,倒影哥哥发现他们的时间相差了3天。从桥下的纸箱子推测,那个世界里,赵铁蛋和宋小宝每天傍晚都来河边,但是却从来没见过面,因为宋小宝和赵铁蛋的世界存在着时差,赵铁蛋会晚来一个小时。3天后,这边世界的宋小宝很有可能会被坏人绑走,只要发现绑匪的身份,那边的世界里就能根据绑匪的特征抓到他救回宋小宝,但是两个世界里发生的事件不一样,所以这些都还是未知数。

  赵铁蛋听得懵懵懂懂,只知道倒影哥哥让他找到自己世界的宋小宝,可是他认识的宋小宝不就是在涀河另一边吗?

  不过,只要是能救他认识的宋小宝,赵铁蛋什么都愿意做,因为宋小宝是躲在他的秘密基地才被抓的。

  4

  赵铁蛋等在涀乡小学校门口暗自观察。他死死盯着,一个跟宋小宝身影很像的人走了出来,被四五个小孩簇拥着,赵铁蛋跟了上去。

  他按照昨晚的指示,不要急着与宋小宝接触,一定要紧紧跟着,寻找可疑的人。宋小宝说过总觉得有人跟着她,绑匪一定是计划了很久,等着可乘之机才出手。

  他跟着宋小宝到了公园,几个孩子在公园里玩了一会儿,时而跳跳绳、荡荡秋千、躲躲迷藏,大概一个小时后,宋小宝的保姆过来接她了。

  赵铁蛋又跟了一段路,经过涀河时,宋小宝没有过去,而是直接回家了。

  “没有发现可疑的人。”晚上九点,赵铁蛋又从家里溜出来,来到涀河边向倒影哥哥汇报。

  “小宝每天都有朋友陪同,保姆也会按时来接她。只有在小宝一个人的时候,坏人才会现身,我们要耐心点。”倒影哥哥说。

  跟了三天后,赵铁蛋变得异常紧张,深深的黑眼圈也不知道是哪天出现的。今天就是宋小宝遇害的那天,他紧跟着宋小宝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就这样目送着宋小宝进了家门。

  绑匪还是没有出现。

  虽然没等到坏人,但赵铁蛋真的闻到了一股可疑的味道,坏蛋一定还在伺机而动,等着宋小宝离开朋友们和保姆视线的那一时刻。

  那一刻终于还是来了。星期一的傍晚,赵铁蛋带着黑眼圈疲惫地走在回家路上,他的校服脏兮兮的,每个礼拜一,学校都规定要穿校服。赵铁蛋清晰地记得,是穿校服的那一天,一具尸体从涀河顺流而下。

  那天,宋小宝在公园里和朋友们玩了一会儿后和大家告别,宋小宝像故意支开其他伙伴似的,借口说保姆在等她,便一个人绕了远路离开。

  那一天保姆没有来,宋小宝撒了一个谎。赵铁蛋忍不住了,就在宋小宝进家门前叫住了她。

  “宋小宝!”

  宋小宝回过头,问,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二年(5)班的赵铁蛋,你家保姆怎么没有来?”

  “她今天生病了。”

  “怎么偏偏挑在今天生病!你知道吗?有人一直在跟踪你,你一个人回家太危险了。”赵铁蛋想着今天本来是坏人动手的绝好时机,可是他怎么还是没发现可疑的人呢?

  “跟踪我的人不是你吗?难怪我这几天总感觉背后有人,以后别跟着我了。”

  “不是呀,我是在保护你啊。要不是我跟着你,你可能早就遇害了!”

  “别骗人了,你一定跟其他人一样,都是爸爸安排好的,我一点也不想跟你们玩!我最讨厌别人跟着我了。”宋小宝说着扭头走了。

  赵铁蛋突然很生气,这个宋小宝跟他认识的宋小宝一点也不一样。他认识的宋小宝虽然很任性,但从来不会给他白眼。

  赵铁蛋憋了一股气走在回家路上,这种人干脆就让绑匪绑走好了,但是一想到他认识的宋小宝还在危险中,赵铁蛋就又心软了。

  他顺着涀河走在回家的路上,可能是受心情影响的缘故,涀河的水显得暗沉沉的。

  赵铁蛋经过秘密基地上的石桥,见到有一坨校服从桥下流过。

  怎么会有人把校服丢进涀河呢?赵铁蛋定睛一看,随后一股反胃涌上咽喉,赵铁蛋立刻捂住嘴跑回了家。

  他把自己关进房间。“赵铁蛋,你又跑哪儿去了!”姐姐在外面哐哐哐敲门,赵铁蛋也不应答,缩起身子躲进被窝。

  天黑了,快9点时,赵铁蛋想到倒影哥哥还在涀河边上等他。涀河边,几个小时前有尸体淌过的涀河。

  原本是绑匪最好的出手机会,为什么却没动手?

  因为他跟错了人。宋小宝为了不让同路的小伙伴跟着她故意绕了路,穿着同样的校服,绑匪跟错了人。

  这不是什么侦探游戏,赵铁蛋也随时可能被绑匪杀掉。一股莫名的恐惧充斥着赵铁蛋全身。

  5

  涀河的河流不再像往常一样被月光照的明晃晃的,晚风突然大作,那汩汩流动的河水似乎要对他诉说什么,一阵一阵的浪声飘进他耳中吵得他脑子发涨。

  赵铁蛋往河里投了几块石头,好几次他都数错了。

  直到数到第五次,倒影哥哥的面孔才在河面中出现。

  “你怎么了,脸色看上去不太好?”倒影问。

  “他杀人了,”赵铁蛋哆哆嗦嗦地说,“我看到有小女孩的尸体从这里淌了过去。”

  “不会是小宝吧?!”

  “不是,他跟错了人。怎么办,倒影哥哥?他会不会杀了我呀!”

  “他开始没耐心了,铁蛋,他终于又要忍不住杀人了。可以了,这样下去,连你也会有危险。任务终止。”

  “那边的小宝怎么样了?!”

  倒影哥哥沉默了半晌,说,“坏人很有可能会撕票,不过我们会尽力救出小宝的。”

  “那坏人会不会像杀了那女孩一样杀了宋小宝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铁蛋,你已经做很好了,剩下的交给我们吧。”

  “可是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赵铁蛋还没说完,涟漪中的面孔不见了。

  赵铁蛋失落地走回家,脑子里乱乱的。他回到家,墙壁如同旋涡般陷了进去,他像是沉浸了无边无际的水底里。

  6

  太阳都晒屁股了,赵铁蛋还没有起床。赵丹丹敲响了赵铁蛋的房门。

  “铁蛋,再不起床就迟到了!”

  “铁蛋!你是死在里面了嘛!”

  赵丹丹推开门,赵铁蛋躺在被窝里一动不动,她慌忙跑过去。赵铁蛋满面通红,喘着粗气,面色憔悴。她将手放到赵铁蛋额头上,很烫。

  她连忙去叫妈妈,将赵铁蛋背去了医院。她们横坐在床榻前,点滴从输液管中一颗颗滑落,赵铁蛋支支吾吾地说着梦话。

  “别杀我……别杀我……”

  “这孩子最近像被鬼附身了一样。”妈妈说。

  “他一定又偷偷跑去那条河边了。”

  “妈妈,那条河到底有什么名堂?”

  “那条河,不是普通的河,传说那条河连接着另一个世界,所以从来没人在河里游泳,怕沾上不干净的东西。你也听过那个传闻吧?”妈妈说。

  “确实听过一点。我还记得4年前,我的一位同学也是在那里淹死的。”

  传闻涀河小学每年都会有孩子在涀河落水身亡,所以家长们从来不允许孩子们在涀河边玩。让孩子们远离涀河,这是所有家长默认的守则,虽然谁也说不清原因。

  7

  水声,无边无尽的水浪声。赵铁蛋呼吸困难,感觉自己在逐渐下沉。涀河,涀河在提示他什么……

  晚上,赵铁蛋突然睁开了眼。他望着这陌生的病房,迷迷糊糊中,他似乎梦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  他认识罪犯。

  但具体是谁,他想不起来了。

  那个世界的宋小宝很危险,他必须要求救她。他看了眼时间,深夜12点了,趁护士不注意时,他悄悄溜出了病房。

  他再次来到了涀河边,刚才好像有人跳进了他的脑海,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。

  这条河隔着两个世界。这个世界的宋小宝,和那个世界的宋小宝。这个世界的他,和那个世界的他。

  那边和这边存在着时差,宋小宝每天会比那边的赵铁蛋早一个小时来到涀河边,找他说话。就是说,那边的赵铁蛋一直在宋小宝身后。

  隔着他们的就是那个绑匪。

  赵铁蛋不认识宋小宝,但是见过绑匪。赵铁蛋要跨越这条河,去那边的世界,揪出绑匪是谁。

  他脱掉鞋子踩了踩河水,冰凉冰凉的。背后传来姐姐的叫声,姐姐发现他不见了就立刻赶过来找他了。

  “铁蛋你傻了嘛!”赵丹丹在远处喊。

  赵铁蛋踏进河流,滚烫的身体忽感一阵凉爽。

  “别再前进了,你给我站住!”

  那个死去的小女孩触碰到的就是这条河流,赵铁蛋迈着双腿,数着泛开的涟漪。

  “你烧糊涂了是不是!赵铁蛋!”

  赵铁蛋感到一阵清爽,没进了河水中。去往河水的另一边。

  8

  犯人细长的背影,好几次,赵铁蛋都看到这个人在他前面的角落里鬼鬼祟祟的。

  这个人一脸冷漠,赵铁蛋默默目视着他从拐角处经过。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,他还有很多事要忙,他要到涀河边搭建秘密基地。

  今天的纸箱子似乎被人动过了,但是他不太确定。赵铁蛋捡起一块石头,望着湖面,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。在另一个世界,这颗石头落入了水中,但是在这里,赵铁蛋收集了好几块石头,在秘密基地前组成一个五角的形状。如果有人偷偷进入秘密基地,五角的形状一定会发生变化。

  第二天来的时候,那些石头的形状果然乱了。

  是宋小宝踩乱的呀。但是在这里,赵铁蛋一点也想不起来宋小宝是谁,长什么样,一心想着要抓出罪犯,在他心里,在他秘密基地捣乱的人才是罪犯。

在河边不要数涟漪,否则不干净的东西会出现…

  他调查了几天,每次来,石头的形状都有些变化,罪犯似乎每次都比他早一点离开,永远不相交。就在他赌闷气时,姐姐突然从他背后出现,拎起他的耳朵。

  “疼疼疼疼……”

  被爸爸妈妈好好收拾了一顿后,赵铁蛋再也没有去过涀河边的秘密基地,他一个人玩也有点玩腻了。

  有一次他又在回家路上见到了那个细长的背影,发现他竟然朝着秘密基地的方向走去,好奇之下,赵铁蛋就跟了上去。难道他就是那个侵占秘密基地的人吗?也不对,他的体型根本钻不进纸箱。

  赵铁蛋跟到了桥底下,躲在大树后面,时而探出头观望。他竖起耳朵,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,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。

  原来罪犯就是她呀,小女孩跟另一个和她说话的人……

  大人也鬼鬼祟祟地躲在桥柱后面,然后突然窜了出去扑向了小女孩。小女孩尖锐地叫了半声,随后就被捂住了嘴,昏迷了过去。

  怎么了?赵铁蛋心想着,从树木后面探出身,看到大人背着小女孩坐进了就近的一辆车中。

  赵铁蛋来到秘密基地,发现纸箱已经被踩了个稀烂,原本以为还有一个孩子,但是附近没半个人影了。

  他看着河中自己的倒影,想着和小女孩说话的人究竟是谁呢?

  车子开远了,赵铁蛋突然感到心里很难过,跟上去啊,有个声音一直在他心底叫唤,可是赵铁蛋始终没有迈出脚步。

  9

  原来在那个世界里,自己是亲眼看着宋小宝被绑架的呀。

  赵铁蛋从自己的世界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正好端端地躺在床上。姐姐正趴在他的床边。

  他摔进河里,但是没有踏进河流穿到另一个世界。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到自己附到了另一个自己身上。

  很久以前流传着很多关于涀河的传闻,有一条是说涀河的水不能用来饮用,若是喝了就会被鬼怪附身,发神经做噩梦。出于对涀河的畏惧,涀河水无法做任何用途,只能任其静静流淌。

  赵铁蛋喝了好几口涀河水,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如果指出坏人,大人们会相信吗?

  坏人杀死了那个小女孩,说不定马上还要绑架宋小宝——一个在这里有点讨人厌的小孩。

  现在不是顾虑那么多的时候了,他要赶紧到涀河那里,告诉倒影哥哥坏人是谁。

  赵铁蛋悄悄起身,发现姐姐的手正紧紧地拽着自己。

  赵丹丹抬起脸,瞪着赵铁蛋,“你别想再跑。”

  “可是姐姐,我有很重要的事。”

  “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,你的事情就是到那条河边发神经,我看你真的是中了那条河的毒,被什么鬼东西附身了吧。你给我躺下!”

  “这件事事关人命,我不去的话,有人可能会因此死掉的!”

  “死谁?要不是我及时把你从河里捞出来,你连命都没了!别去!不准去!”

  “姐姐,昨天,我们学校是不是死了谁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赵丹丹惊愕道,这件事应该没人告诉过赵铁蛋才对。

  “我亲眼看到她漂在河上,怪我啊姐姐!我没能救下她!”

  “你别瞎想,那小女孩是自己不小心落水的!你要是再到那条河去玩,当心下场跟她一样!”

  “不是呀,她是被人杀死的!我知道凶手是谁!”

  赵铁蛋悄悄在赵丹丹耳边说了几句,赵丹丹瞪大了眼睛。河里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人。赵丹丹又想起了有关涀河的传闻,位于平行世界夹缝中的涀乡。

  “我可以让你去涀河,但是我要跟你一起去,什么涟漪的第13层,你证明给我看。”

  赵铁蛋拼命点了点头。

  可是倒影哥哥让赵铁蛋不要再管这件危险的事,如果他晚上不在涀河边等赵铁蛋了怎么办?

  赵铁蛋有点顾虑,但还是试探着扔下了石头,细心数着涟漪,赵丹丹也跟着数。

  “十三。”数到十三的时候涟漪散开。

  “我就知道你还会过来的,所以每天都在这里等你,准备告诉你最后一件事。怎么?你还带了别人来?”河中的倒影见到赵丹丹,脸色有点不对劲,随即又恢复了过来。

  “这是我姐姐。我本来在医院里,姐姐一定要跟我过来。”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我生病了,一直躺在医院里。”

  “你还好吗?我等着是想告诉你,时间不过了,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。以后我不会来这里了,你也不要等我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罪犯是谁!我喝了涀河的水,穿越到了你们那边,亲眼看到了罪犯。”

  赵铁蛋将他的见闻告诉了倒影哥哥,倒影哥哥低头思索。

  “谢谢你,铁蛋,这条河不是不幸的河,而是有灵性的河,一定是它想告诉你什么,带着我们的心愿。”

  “你们的心愿?”

  “没什么,我们一定会救出宋小宝的。”倒影哥哥承诺道,随即道了别。

  “你刚才在和谁说话?”赵丹丹问。

  “和那个哥哥呀,你没见到吗?”

  “我没见到,你小子不是在玩我吧。”

  “你一定是数错了涟漪。”

  话没说完,赵丹丹就拎起赵铁蛋的耳朵,抓回了医院。

  10

  康复后,赵铁蛋回到学校上学,脑子还晕乎乎的,他起晚了,踩着铃声冲进校门。

  门卫正在关门阑,看见赵铁蛋来了,微笑地等着赵铁蛋。赵铁蛋迟疑了半秒,然后跑了进去。

  细长的身影,每天微笑着坐在门卫室里,什么话也不说。赵铁蛋从以前就不敢跟他打招呼,总觉得他看孩子们的眼光有点怪。就是他,凶手,老师们都称呼他老张。现在赵铁蛋明白这种古怪是为什么了。

  下午老张会离开门卫室,在学校里巡逻,这时候门卫室里不会有人,赵铁蛋要趁这个机会溜进门卫室找找有什么线索。

  赵铁蛋逃了下午第二节课,他躲在灌木后面偷偷观察,果然,老张从门卫室里出来了,手背在身后一晃一晃地走远了。

  门卫室门锁着,赵铁蛋翻窗爬了进去。

  桌子上乱乱的,赵铁蛋很快注意到,埋在文件下面的一张草稿纸上凌乱地涂鸦着什么,仔细分辨后,发现是一张地图,准确来说是一份路线图。他记录了放学后孩子们常去的地点。

  这张纸足够证明他要计划绑架宋小宝了,这个人早就观察了许久,每天都坐在这里,望着孩子们进进出出,从他们的穿着习惯、接送的家长推测孩子们的家庭情况。然后制定绑票计划。

  然而光是这份证据还不能证明他的罪恶,因为这个世界里,宋小宝还好好地待在课堂上。

  赵铁蛋要找到他杀害那个女孩的证据。

  他回想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看到的,手帕、乙醚、提前准备在桥附近的破车,有些工具可能就藏在哪里。

  赵铁蛋在门卫室里翻箱倒柜,没有察觉到钥匙孔轻轻地转动了一下。老张打开门,正面撞见了鬼鬼祟祟的赵铁蛋。

  “臭小子,你干嘛呢?”

  “我……在找校门的钥匙……”

  “怎么?想逃学?钥匙不在这里,在我身上。你过来。”

  赵铁蛋没有动。

  “你手后面是什么?”

 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  “每次都是你,碍手碍脚的。”他的脸色铁青。

  “是你……杀了那女孩儿吧。”

  老张原本还算友善的脸突然一沉,“要不是因为你,我会跟错人?每天都像跟屁虫似的,要不是你,我早就动手了。”

  “你这个杀人凶手!”

  “害死她的不是我,是你。把你手里的东西交出来。”

  赵铁蛋手里藏着的是所有学生的分析记录,包括赵铁蛋和那个小女孩在内,他将收集到的学生信息一一记录了下来。

  第24号目标:每日有保姆接送,衣着靓丽,性格有点孤僻,确定下手。

  加上那张路线图。他怎么也跟小女孩的遇害脱不了干系。

  “你把东西给我,我不杀你。”老张说。

  赵铁蛋攥紧了证据,突然翻上窗口,逃出了门卫室。老张大骂一声,追了出去。赵铁蛋翻出门阑喊着救命一路狂跑。但是所有人都把他当做一个逃课的小孩,没人搭理他。

  赵铁蛋跑呀跑,跑得腿都快断了。他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地方,最后发现自己下意识地跑到了涀河边,对呀,这里有他的秘密基地,在他心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然而就是这里,害了宋小宝。

  他躲进纸箱子里,祈祷着凶手不要找到这里。至少在这个世界里,只有他知道这里的秘密基地。

  凶手的声音在他躲进秘密基地的一瞬间消失了,赵铁蛋缩在里面瑟瑟发抖。但他知道凶手还在外面徘徊,赵铁蛋想到自己在这里与宋小宝游戏的情景,深吸了口气冷静了下来,他还要救宋小宝呢。

  不知等了多久,也不知凶手离开没有。赵铁蛋探出脑袋想瞅一眼外面的情况,没想到直接贴到了凶手的怪脸。老张正弯着腰望向里面,面庞因为兴奋而扭曲。

  “你好呀,胆小鬼。”

  11

  赵铁蛋想尖叫却发现自己嗓子眼像被什么堵住了。他发不了声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凶手一把拎起来。

  “短短几天连杀两个人会被怀疑的,小鬼头,你把东西还给我。我不杀你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骗人。”赵铁蛋说,这明明是要杀人的眼神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是啊,你看这条河,多好的风景啊,这样的美景,为什么就没有人经过呢?因为,是老天爷在提醒我杀掉你。”

  赵铁蛋紧闭双眼,手中的纸被攥得紧紧的。他感到一股冰凉的水涌进他的大脑,老张抓住他的脑袋塞进了河水中。

  “我来这儿几年了呢,十年?二十年?哈哈哈,谁记得?这个穷乡僻壤就是好呀,杀小孩子都不会被人怀疑。但是也要当心呀,太得意忘形会露马脚的。在杀掉那小女孩之前,我有三年零二十天没杀人了。我忍不了了,我要离开这里,本来打算讹到这笔钱我就走,谁让你小子出来碍事!”老张按着他的脑袋说道。

  结束了,像倒影哥哥说的一样,他不过是个小孩子,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。赵铁蛋开始失去意识。

  突然他感到一阵晃荡,自己整个人跌入了水中。迷迷糊糊中一个黑影在浅水的地方和凶手扭打到了一起。

  少年将老张扑到了水中,随即立刻将赵铁蛋拉到了河岸边。

  老张拍了拍脑袋从水里站了起来,“狗杂种,一个个的不去上课,乱晃什么。”

  “还记得我吗?”少年问。

  “鬼知道你是谁!”

  “是啊,你怎么会记得?”少年露出冷笑。

  老张大骂一声扑了过去,双手紧紧掐住少年的脖子。

  “是啊,你溺死了多少孩子你自己都不记得。仔细看我的脸。”

  老张瞪着少年,脸色突然变得铁青,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  “多少年过去了,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。可惜我们不能离开这条河,不然你早就死了一万遍了。我们一直在等一个机会,等你踏进这条河。”

  老张听到河水突然传来成百上千个孩子的叫声,他想抽开手,却发现双手像是被少年吸了进去。

  “怎么回事!”他叫嚷着。

  风平浪静的涀河卷起了旋涡,淹没了老张的惨叫声。

  12

  赵铁蛋不知第几次从医院里醒来,一睁眼,赵丹丹就抬手抽了赵铁蛋一脑瓜子。

  “臭小子,说过多少遍了,叫你离那条河远点,你就是不听!”

  赵铁蛋摸着脑袋瓜,记忆里一片浑浊,是谁救了他?他有点记不清了。

  “倒影哥哥!”赵铁蛋突然说道。

  “你说啥?”

  “原来是他救了我,他也从河的另一边穿越过来了啊。”赵铁蛋自言自语。

  “你别不是傻了吧。”

  赵铁蛋出院后,家人再也没让他接近过涀河,每天都盯得死死的,上学放学都由姐姐过来接送,房间里的窗户都装上了铁栅栏。

  赵铁蛋有时会想另一个世界的宋小宝过得怎么样?他回想起倒影哥哥在他昏迷时悄悄说过的话。

  宋小宝获救了。是另一个赵铁蛋的功劳,他鼓起勇气报警了,说出了自己见到的一切,警察在老张的车上发现了一辆铁皮小车,他们成功将宋小宝救了出来。

  谢谢你啊铁蛋,这下我们可以……

  记不清了,赵铁蛋默默脑袋。

  赵铁蛋喜欢远望着静静流淌的涀河,另一个世界的宋小宝一定还在那里等着他。可是姐姐拽着他的手不放,他只能着了魔似的望着河流。一个身影在涀河边渐渐清晰了起来。赵铁蛋眯起眼睛,真的是宋小宝!

  赵铁蛋拼命挣脱姐姐的手,飞速奔了过去。

  宋小宝将花整齐地摆放在河边。“小静小静,虽然你不能陪我一起玩了,但是我会想你的。”

  “宋小宝!”赵铁蛋从背后呼唤道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宋小宝困惑地转过头,“我想起来了,就是前几天你一直跟着我。什么事?”

  她是这个世界的宋小宝啊,赵铁蛋有点失望。“没什么,替我谢谢你哥哥。”赵铁蛋说。

  “什么哥哥?我没有哥哥呀。”宋小宝说。

  赵铁蛋一阵恍惚,他想起来了,谢谢你啊铁蛋,这下我们可以安心转世了。

  赵铁蛋望着这川流不息的涀河,然后采了几朵花,和宋小宝的花一起并排摆到了河边。

  
股涨柜是什么